2022年3月25日 星期五

日誌 61

最近檢視了網路平台上我的書籍所呈現的文案,發現其中的一些瑕疵,比如當時只想著買到《宇宙通信》的人,若從頭順著讀下去,看到後記時應該會很驚訝背景的安排,「喔~原來這是一本寫給過世寵物的作品」,所以故意不在平台上提及任何相關訊息,又因為封面使然,留下嚴肅或科學的距離感,雖然當時是故意用很理性的符號處理感性的事件,卻也因此沒能提供一個開放的路徑,給予適當的引導,讓新認識的朋友能隨時與我的想法接上線,畢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經驗我的曾經。

架構想得很大,佈局卻偏小了,預設的驚喜被過度保護,包藏得太隱密,當大家不在理解的脈絡上,自然不會覺得這本書有趣,連翻閱、開啟對話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品嘗到最後的驚喜,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但我可能不會說之前的決定是錯的,比起那種檢討,更重要的是知道下次可以怎麼做得更好,四年過去,我現在自己明白了,值得!

ps.圖為《宇宙通信》最後的插圖(自己暴雷)

宇宙通信插畫


2022年3月23日 星期三

日誌 60

常常會困在自己創造的牢籠,忘了世界其實很大,那是因為自我的視野太過狹窄侷限,我們應該去想像神的目光,想像祂會如何看這個世界,如何看我,我和世界都是祂的作品,用那樣的目光看待自己,答案就會自然湧現。

2022年3月22日 星期二

日誌 59

這首歌,我好意外自己會聽到哭,重播幾次眼淚還是一樣奪眶而出,後來想想一個好的作品,只要動機的情感真誠,能量就很足了,再透過一些美感的巧手推助,放到對的位置,自然會產生很大的共鳴,以上都是技巧,做到不留痕跡是更深的技巧。



2022年3月21日 星期一

日誌 58

今天在思考「無敵」的意義,當兩者關係變成需要爭奪輸贏的局面,最終只會淪為非理性的軍備競賽,武裝自己以壓過對方,那種想勝利的想法背後,潛伏著失敗的恐懼,以恐懼驅使行動,雖然一樣能往前,但過程會耗損更多能量,陷入疲憊且難以復原的負循環,真正的無敵不是做到無人能敵,而是沒有敵人,沒有敵人,恐懼便不存在、危機便不存在、阻礙便不存在,沒有阻礙,自然可以無所不能。

2022年3月12日 星期六

日誌 57

常常是驚覺一週瞬間即逝,過得渾然不覺,沒留下什麼東西的生活,足跡很快被沖刷不見,但留下什麼真的是重要的嗎?或者該留下什麼才是重要的呢?社群媒體的假象控制心靈,即使知道卻還是難以抵禦,常常是想離群索居,又想讓真心人都能彼此聯繫,下一站該往哪裡遷徙?我還在想我還在想⋯⋯ 

2022年3月7日 星期一

日誌 56

最近有個工作是翻模(天呀業務範圍真的好廣),大學時代學會的技能,用石膏、矽膠等化工材料,將物件的形狀複製下來,之後可以灌入不同材質,也就是鑄造的技法,除了能為材質做轉換,也方便大量複製,因為後續灌注的成品皆會再現原型,所以前置的塑形、打磨、修整功夫可千萬不能少,因為若是有瑕疵,之後這個瑕疵都會一再被複製。

今天作業時發現一個好用的工具:烘培用的矽膠刷。是用來塗抹油類、醬料的好幫手,也看過它被應用在刷洗工具,和一般鬃毛刷一樣具有柔順服貼的觸感,但清潔起來便利許多,用它來塗抹矽膠真是太完美了,緊密又不傷原型,事後還可以恢復原狀,不曉得大學時期這工具發明出來了沒?或只是我經驗太淺,總之當時沒看過這個酷東西,自然也沒想到可以這樣使用。

材質與科技的應用進步好快,工具帶來作業的便利,也改變作業的模式,當作業變得更為便利,省下來的時間,就可用在構思更有意義的作品,技術普及之後,作品好壞的決勝點,漸漸從技藝轉而著重在思想、意念,也就是為何而做的動機,想說些什麼的企圖。

2022年3月4日 星期五

日誌 55

 以為一個上午就能搞定的工作,後來發現檔案太大,存檔了幾次都瀕臨當機,甚至在某次以為要抵達終點時,檔案直接損毀,搶救一番後,一切進度又回到兩個小時前,感覺生命有兩個小時直接被丟到馬通沖掉了,就這樣來來回回戰戰兢兢的存檔,工作內容不難,但項目多,一有失誤都是以十的倍數調整,仔細想想就算一個檔案只要花一分鐘,20幾個檔案也就是20幾分鐘,人生究竟會遇到幾個被無條件沖到馬桶的20幾分鐘?比如轉來轉去最後還是一直播水晶音樂給你聽的客服專線,比如結帳櫃檯前那位拿出一疊繳費帳單外加取件和微波加熱的慢吞吞先生,比如飢腸轆轆時最早點餐卻最晚上菜的晚餐時刻。實在不能小看鬧彆扭的電子儀器,在他成功運算檔案的能力恢復前,我只能對他溫柔,學他當個不動明王,你不動我不動,即使時間一直在過,一直有大量的20分鐘被沖到馬桶。